沈周 山水册

册页(十开),水墨纸本


1.湖北归来日落,扁舟满载西风。目送一行白鹭,秋怀欲与天空。沈周。

湖北,应是太湖。太湖之北是无锡,之东是苏州,之南是湖州,之西是宜兴。可能是早上从苏州出发,一直到了北边的靠近无锡,后又回来。这一日秋高气爽,风也凉凉的,满载一船的西风。目送着一行白鹭上青天,内心畅快,适意,像天空一样清朗,空旷。

画面简单,几棵树,水岸,湖水微微荡漾,小船缓缓地动着,似乎是沈周自己划船?整个画面,你能感受到那种适意,自在,任船儿漂流,人自无心船自行。


2.山木半落叶,西风方满林。无人到此地,野意自萧森。沈周。

这是一个空山无人之境。树木的叶子半数已经落了,西风在呼呼地吹着,一座小亭子孤零零地立在那,荒野中,有些萧瑟。

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

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

王维的空山,虽然无人,却有人语响,还是生动得很。

沈周的空山,似乎在呼应着倪云林的荒寒之境,有些冷,有些萧瑟。

怀君属秋夜,散步咏凉天。

空山松子落,幽人应未眠。

韦应物的空山啊,蕴含了情,幽人的思念之情。

沈周的空山,也在怀人,怀远人,怀他心中的清逸的云林先生,是他引以为知己的古人。


3.绿树迷昏雾,青山生白云。自天为此景,平与画家分。沈周。

转而到了春天,黄昏的雾气朦胧,绿意隐藏在其中。青山上白云飘荡。老天真会创造美景啊,还把这种美好和我这个画家分享。

沈周与天很亲近。这种亲近,可以让一个人享受孤独,享受天人之际的微妙。“问君何所有,岭山多白云,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,在独处中,享受着天地之大美。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而这个画家能读懂这无字天书。

整个画面也有一种空濛,粗粗的笔意,拙朴中透出那种天真的意趣。淡远,充满诗意。


4.风候夜逾静,空林惟鸟喧。空亭归杖屦,烟霭隔西原。沈周。

风呼啦啦地吹着,夜越发地静了。林子里空寂寂的,鸟儿鸣叫几声,是那么地清晰。空亭子等待着归人,那归人在哪呢?是不是在那烟波微茫的西边的原野上呢?

荒寒之境越发地浓烈了,可能这是最与云林的心切进的一次吧。温暖平和的沈周,这一次终于不一样呢?他还是那个石田先生吗?


5.独行殊寂寂,秋静过桥时。忽被风吹袖,山花亦不知。沈周。

我也喜欢独行,那最是清静,透彻了。能独处的人,是真正的强者。

但是强者也有要休息的时候,也有孤独中的寂寞,这幅画就是写心中的寂寞。秋日的山花,可能就是菊花。不知山花,此时的生命似乎不再悠然。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这种意境和心意,这里是缺失的。


过了桥,右转,似乎是他的家吧。看似平和的沈周,或许因为获得他就,亲人,师友,一个个离去的时候,那种悲伤与寂寞,是多么地难以排遣啊!母亲离我而去,都几年了,时常想起,还是悲伤难以自抑。


6.野树脱红叶,回塘交碧流。无人伴归路,独自放扁舟。沈周。

野外的树木纷纷脱落了红色的叶子,水环绕着山相互荡漾。没有人陪伴在我的归途上,我只能独自驾着一叶扁舟前行。

这册山水册页啊,太孤独了。


7.石丈有芳姿,此君无俗气。其中佳趣多,容我自来去。沈周。

到这里,才算是有些生气了。这丈许高的石头姿态真好,有君子的挺拔厚重之气,脱俗。在这里悠游,意趣很多,很滋养身心,且容我多逛逛,滋养这孤独的生命。

这个石头,就是诗人之自比也。脱俗,挺立,清雅又静定。


8.溪静风不过,树深啼鸟知, 山人未来处,云气入茆茨。沈周。

溪流平静得连风都无法吹过,树木深幽处只有啼鸟的叫声知道。居住在山间的人尚未到达此处,云气却已经飘入了茅屋之中。


整个构图都有这种龙卷风一般的动势,而这种动势却是在不动的山上呈现,给人一种张力。

整个画面就是动静的悖论,静躁的悖论,虚实的悖论,而所有的悖论,如如呈现,自自然然。恰如人生。


9.钓口口只玉,夕阳千叠山。不知尘世上,能得几人间。沈周。


垂钓的鱼竿上挂着如玉般的鱼饵,夕阳映照下,千山万壑层层叠叠。不知道在这尘世上,还能有多少地方能像这里一样静谧美好。

此心安处是吾乡,安住了,回到真如本心,处处是桃花源。终于,沈周又回到了平和的、温暖的沈周。在人世的来来去去,悲欢离合中回到了安顿的自己。


10.虚亭不碍秋,落叶直入座。可人招不来,幽事如何作。沈周。

空荡的亭子不妨碍秋天的到来,落叶随风飘落,径直飘入亭中座位。想要邀请的人却招不来,这样的幽雅之事该如何进行呢?

人生在世,知音者稀。得之,且珍重。


吴宽题跋:胜国之有倪元镇、吴仲圭自成一家,盖其神情洒落,超出于埃之外,而浓妆丽手,无可措置。我朝遂得沈启南独步其芳躅。假与二公同时,吾未知谁左也。延陵吴宽。

在(前朝)鼎盛时期,有倪元镇(倪瓒)和吴仲圭(吴镇),他们各自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,这是因为他们的神情洒脱,超然于世俗尘埃之外,而那些浓妆艳抹的俗手,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。在我们这个朝代,沈启南(沈周)则独步于他们留下的艺术足迹之上。如果沈启南能与倪元镇和吴仲圭生活在同一时代,我还真不知道他们之中谁会更胜一筹。

人还是做自己得好,不用学他人。我喜欢那个做自己的沈周,刻意地学倪瓒,或吴镇,都是曲路。

兰叶春葳蕤,桂华秋皎洁。

欣欣此生意,自尔为佳节。

谁知林栖者,闻风坐相悦。

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!

沈周做自己的时候,那种“欣欣此生意,自尔为佳节”,生命是自在的,平和的,如诗如画,可亲可敬。“草木有本心,何求美人折”,做自己,各美其美,如此,方能自然地美人之美,美美与共。

好,到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