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|小Q

来源|看电视

这一次,慢综的故事在一个花园中展开。

除了花园,热闹的集市、村里的喜宴、邻居家的厨房……都是这个综艺标记过的足迹。

而这些场所的箭头都指向了演员张颂文。

观察并记录张颂文的生活方式,是综艺《灿烂的花园》的缘起。节目中,被网友们亲切称为“小熊”的张颂文和三五好友,在小熊花园中进行了一场关于即兴慢综的试验。


去年,国内慢综艺开山之作《向往的生活》与观众告别,诉说着慢综艺的“七年之痒”,也刺激着慢综的进化。

如何把握慢综“治愈人心”的命题,如何焕发新魅力,重新与观众建立情感连接。

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不同的节目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。

爱奇艺《种地吧》在450亩的农田上开启了第二季;芒果TV《我们仨》让AI成为导演参与嘉宾们的旅程;腾讯视频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仍在乐此不疲地进行社交实验……

可以看出,1+N的慢综形式,还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是慢综,也是漫综

芒果TV和湖南卫视双平台播出的综艺《灿烂的花园》,邀请了张颂文、林家川、姜珮瑶、曾舜曦、马嘉祺等不同年龄段的演员们一起,共同打造一个可供心灵休憩的花园。

作为节目主心骨的张颂文,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节目的基调。

“你们不要给我做编剧,我自己做我的编剧就好了”。

张颂文在《灿烂的花园》中说道。他希望节目没有固定的行程,没有目的地。除此之外,他还谈到做这档综艺的初心,是希望一切都能慢下来,因此节目的定位是无剧本即兴真人秀。

于是可以在节目中看见这样的画面。

张颂文上一秒还在车上聊节目内容,下一秒就下车看起了羊粪;在看羊粪的过程中,又决定前往羊主人的家中拜访。


又有张颂文开着三轮车带着朋友们,在北京2摄氏度的夜晚,循着烟花声音的方向去追烟花。

一方面,“乘兴而去、尽兴而归”会为节目增添未知的 趣味性和新鲜感 ,即兴所带来的惊喜也好,慌乱也罢, 都在强化节目的“真实性”

另一方面,这样跳脱的叙事,让有些观众云里雾里的,也有观众表示难以与之共情。

这种“反综艺”的设置,似乎更能呼应上慢综精神疗愈的核心。

《灿烂的花园》制片人赵文海在幕后采访中提到,策划初期,没有给节目定义成慢综还是快综。

团队尝试不给节目设限,以类纪录片的形式观察张颂文的生活方式。节目跟着“嘉宾”走,最后走向了慢综的领域。

类纪录片的形式还体现在,节目会穿插加入一定份量的采访画面,把话筒交给幕后工作人员和偶遇到的很多村民。


而针对素人会频繁入镜的问题,节目组也采用轻便化的设备,减少摄像头的存在,尽可能地保持真实感。

《灿烂的花园》也是BKW继《亲爱的客栈》和《花儿与少年》前三季后再度与芒果合作出品慢综。

节目播出后,有观众在问,《灿烂的花园》是否又变成一起做饭、一起生活的综艺模式中。从目前播出的节目来看,答案是否定的。

也有观众认为,这样的节目形式稍显平淡。

如果用最近流行的以“浓淡”划分人格的方式来描述,《灿烂的花园》可以说是一部“淡人”风格的慢综艺,一部有娓娓道来感的散文集。

而聚焦社交实验的慢综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则相反,以强烈的社交留下了很多名场面。

上周,腾讯视频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第四季播出集结篇,新老坞民各自进行了一场聚会。


第四季,节目将以“旷野想象”为主题,同时节目仍延续“尴尬”、高强度社交的画风,还加入了新老坞民对抗的环节。

沈月、王星越等新鲜血液的加入,又将和老坞民们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,仍是未知数。

演技、友情、生活

慢综的1+N形式

《灿烂的花园》的初心是为了记录演员张颂文的生活方式,因此他生活的构成也成为了节目的关键词——植物、好友、演戏。

在节目中,植物的介绍和养护技巧以不小的篇幅出现,有的观众戏称这是一部植物纪录片。


从养护植物的角度,也能窥见嘉宾的某些生活理念,植物成为了隐喻人生的一个侧影。

《灿烂的花园》中依旧可以看见原生关系在慢综中的应用,嘉宾们本身就是张颂文的好友。这样的原生关系下,真实性也可以更好地被展现。

从戏龄超60年的飞行嘉宾吴彦姝,到新生代演员马嘉祺,《灿烂的花园》中邀请不同年龄阶段的演员。


他们在观察和“制造阅历”中锻炼演技,节目“随时开演”的调性更是把演综带进了生活。

饭桌、厨房、院子都能是嘉宾们即兴表演的场所,节目还特意设着了舞台供嘉宾们进行表演。

除此之外,《灿烂的花园》中有大量的篇幅记录嘉宾们去串门、去和生活在附近的陌生人聊天,诚如某位网友评价的,节目不关注诗和远方,而将视线望向“消失的附近”。


小熊花园的地点本身就在张颂文的生活了十五年的村庄里。

制片人赵文海也提到,嘉宾本人和环境有无限的连接,他能在熟悉的环境、熟悉的人周围释放最真实的自己。

今年,"内卷"一词的讨论热度依旧很高,人们对具有疗愈效果的慢综的需求仍然不小。

各平台对于慢综都有一定的布局。同时,各节目都对 以慢综为底色,融入多重元素 。或是音乐、或是旅行、或是田园,节目组在不同的元素下构建并强化自己的特色。

芒果除了《灿烂的花园》,还有旅行慢综《我们仨》。魏大勋、毛不易和郭麒麟三人同行,体验各地风土人情。值得一提的是,节目引入了AI作为导演,参与到安排行程的工作中。

《花儿与少年·丝路季》中“北斗七行”友情线掀起广泛讨论后,芒果又推出《花儿与少年·好友记》承接热度,这也是《花儿与少年》系列十周年的特别企划。

这季节目,北斗七行以抽盲盒的方式选择同行的好友,他们将和旅行风格不一的各季花少团成员们开启四段旅程,同游泰国、老挝等“中国友好圈”国家。


对于即将启程的法国站,节目组将进行一场出发直播,并在社交平台上征求粉丝的意见,激发观众们的参与热情。

但北斗七行未能再次合体旅行,也成为了很多观众的遗憾。

爱奇艺推出新综艺《话说山海》,张晓龙、罗一舟和陈卓璇一起挖掘小镇的山海景色、人文风情,并邀请当地人一起举办文旅推介会,进行一场城市宣传。

此外,《种地吧2》也在今年如期而至,在第一季的基础上,扩展了种地面积,并采用更为现代化的技术,呼应“新农人”的概念。

江苏卫视和优酷双平台播出的《音你而来》是一档音乐人的团建节目,节目以音乐+旅行的方式着色慢综。潘玮柏、张碧晨等7位音乐人用音乐社交,组成“搭子”,还将完成6场不同主题的现场音乐会。


定制综艺的再细化:打造个人化IP

《灿烂的花园》始于一场偶然——节目组在微博上看到张颂文要搬家的信息。


节目以此为契机,打造小熊花园,记录张颂文的生活。

去年《狂飙》的爆火,让张颂文的知名度迅速打开。同时他热衷于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生活,并与观众互动。很多网友表示,从张颂文的微博中能够看出他对生活的热爱和温柔。

张颂文的微博内容也成为了节目的叙事线。

《灿烂的花园》可以说是以张颂文为圆心而展开的故事,是属于他的个人化IP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灿烂的花园》的制作团队——赵文海团队,此前已经打造了沈月和朋友们的定制综艺《快乐的大人》,获得了不错的口碑。


观众对于张颂文的好奇和喜爱很大程度驱动了节目的诞生,但节目播出后,观众对他产生了新的解读,“爹味”“抠门”等质疑声也越来越多。

个人定制综艺,对嘉宾个人的依赖性很强。

其一, 综艺IP的生命力更容易受到多重因素的干扰 ,譬如嘉宾无法继续参与,或观众对于嘉宾不再有好奇心和新鲜感。

其二, 节目受众也容易局限在粉丝群体中 。如何实现口碑和收视双丰收,是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除此之外,综艺《百分百出品》,也是芒果进行“个人化IP”综艺的探索。

这是一档围绕张艺兴开发的综艺,他既是出品人,也切身参与到节目过程中。


张艺兴个人公司推出的舞台见习生,在节目中多支国际新女团进行舞台交流赛。而张艺兴作为节目的核心IP,提供了很高的投入度、话题度和相关资源。

个人与综艺的强绑定,可以说《百分百出品》“堵上了张艺兴的尊严”,但也能发挥出1+1>2的优势。

在慢综发展的这八年里,受众对于“治愈”的诉求一直在,1+N的慢综形式,也在探索更多可能性。无论是无剧本的尝试,还是融合多种元素,只要能呼应上大众情绪,慢综依旧能拥有漫长生命力。

主编:罗姣姣

文:小Q

排版:小Q